分类 日志 下的文章

小忆白先生

白先生姓白,身材不高但挺拔,印象里总是戴一副方框眼镜,不苟言笑,神似《无间道》里的黎明。白先生是我在η中读初中二年级时的物理老师,我们背地里会戏谑地称他“小白”,有一两次我们谈论他时不备他从背后走来,他也并无愠色,只当作没听到。那时的白先生也确实很年轻,未及而立之年,常会和高中部的学生混在一起去网吧打当年风靡一时的CS*。

- 阅读剩余部分 -

Exodus"出微信记"——我为什么逃离微信

不时有朋友或同事要加我微信,我都会礼貌的表示手机上没有微信,对方常常会露出讶异的表情,毕竟现在微信是连退休大爷大妈都人手一个的通讯app,一个90后竟如此落伍? 也许别人会认为我是个怪人,或者觉得我在说谎。实际上,我同微信一直保持一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毕竟关系网络的绑架有时候是摆脱不掉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会在必要时安装和登录微信,使用后删除。推动我远离微信的因素有很多,一并写在这里。

- 阅读剩余部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