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忆白先生

白先生姓白,身材不高但挺拔,印象里总是戴一副方框眼镜,不苟言笑,神似《无间道》里的黎明。白先生是我在η中读初中二年级时的物理老师,我们背地里会戏谑地称他“小白”,有一两次我们谈论他时不备他从背后走来,他也并无愠色,只当作没听到。那时的白先生也确实很年轻,未及而立之年,常会和高中部的学生混在一起去网吧打当年风靡一时的CS*。

白先生主教物理,也教一些通用劳技之类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课程,一年级没有物理课,我们初识白先生也恰是从这类偏门课程开始的。与其他老师要么照本宣科要么把整节课改自习让学生写作业不同,白先生有时会搬来一台电脑,拆开来给我们讲解这是主板,主板上的部分各自又有什么功能;五颜六色的接口,鼠标接在哪键盘接在哪。一干零乱复杂的计算机硬件在白先生的讲桌上好似乐高积木般简单有趣。

白先生很少笑,不论课上还是课下。但这不代表他很严肃,相反,白先生有着职业相声演员般的幽默感,物理定律的间隙抖个包袱,轻描淡写间全班哄堂大笑,他却总是一副认真脸,不着半点痕迹。

白先生在π中读书时的往事是他的谈资之一,π中的前身是一所public school,不过他似乎不屑于拿当年成绩如何优秀来鄙视我们这帮熊孩子,白先生最经典的段子都在讲他当年的“痞”。当讲到当年他如何与一众男生收拾校门口骚扰女同学的地痞流氓时,不经意间似乎流露出一种“不做大哥好多年”的神情,转眼间又随吐出的烟圈儿消散的无影无踪。白先生也有文青的一面,从鲁迅到莎士比亚,总能引经据典说出一些我们那个年纪还似懂非懂的人生哲理。除此之外,白先生还爱“吹牛”,言谈间不时抖落出“我一同学”,“我一哥们儿”的奇人轶事,我们虽然听的如痴如醉,但也只是当作故事。

从η中毕业后我到π中念高中,不能说没有受到白先生的影响,因为我觉得能教出白先生这般“顽劣”的学生的学校,至少要么足够包容,要么足够有趣。事实上也的确如此,我也渐渐知道故事里的那些人和事他大概没有吹牛。

离开η中近10年了,依稀只在某一年回校看望老师时在校园里见到过白先生,只匆匆打了个招呼,平常得仿佛一次课间的偶遇,还是一如当年的云淡风轻。




注:
*《反恐精英》,一款第一人称射击游戏。



知识共享许可协议
除非注明,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
并采用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 4.0 国际许可协议进行许可。转载请以URL链接形式标注源地址。

标签: none

添加新评论